https://www.hoyoh.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深度学习 > 年鉴是什么意思(带你全面了解年鉴定义及其结构)

年鉴是什么意思(带你全面了解年鉴定义及其结构)

年鉴应该如何被定义?

2.定义的方法

定义最常用的方法就是通过揭示被定义概念邻近的属和种差来确定定义项。其公式为:

被定义概念=种差+邻近属概念

这里的第一步是找出被定义项的邻近的属概念,也就是比被定义概念外延大,而又最接近它的属概念。具体到年鉴的定义,我们已经按其归属之不同,分成三组,尽管年鉴也是连续出版物,也是参考书,但显然把工具书作为它的邻近属概念,比前两个更为合适。而且我认为资料性工具书比工具书还要接近。这里不妨确定一下年鉴在工具书家族中的地位。工具书种类繁多。古今中外有不同的分类标准和方案,参照中外工具书编纂的理论,结合我国工具书编纂出版的现状,可以将我国工具书划分为如下15种类型。字典、词典、类书、政书、百科全书、年鉴、手册、指南、书目、索引、名录、历表、年表、地图、图谱。

首先,我们可以把工具书划分为辞书类工具书与非辞书类工具书两大门类、前五种,即字典、词典、类书政书百科全书属于辞书类工具书。而年鉴则属于非辞书类工具书,所以把年鉴划归到辞书学的研究范围之内,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上都是讲不通的,研究年鉴就是年鉴学的任务。

其次,我们又可以把非辞书类工具书细分为资料性、线索性、表谱性、图录性四组。而年鉴则与手册、指南等同属于资料性工具书。这里略显复杂的是类书、政书和百科全书既属于辞书类工具书,又属于资料性工具书,带有双重性质,然而就其重要性质来看,可归为辞书类。

 

通过上述分析,不难看出辞书与年鉴、百科全书与年鉴虽然同属工具书这一上位类之下,然而却是外延完全不重合的种概念,是不相容关系,把年鉴说成是“辞书的一种”或归为百科全书都犯了混淆概念的逻辑错误。

当邻近属概念找出后,定义的第二步就是找出种差。所谓种差就是指被定义概念所反映的这一种对象与其他种之间的差别。同是资料性工具书、年鉴与类书、政书、百科全书以及手册、指南的差别何在呢?年鉴是一年一卷,每年都要编纂出版,而且连续不断,组成系列。这是年鉴独有的特点,百科全书和手册等都不必定期出版,即使修订再版也要几年,十几年不等。所以,逐年编纂连续出版就是年鉴与其他资料性工具书的种差。可以成为年鉴定义的组成部分。

3.定义的规则及其运用

定义的规则有如下几条:

(1)定义必须是相应相称的,也就是说被定义项与定义项的外延必须相等,二者是同一关系。否则,就要犯“定义过宽”或“定义过窄”的逻辑错误。

(2)定义项不能直接或间接包含被定义项。否则,要犯“同语反复”或“循环定义”的逻辑错误。

(3)定义一般不能用否定的形式。否则,只能说明被定义项不是什么,而不能说明它是什么,达不到揭示概念内涵的目的。

(4)定义必须清楚明确,不能用比喻和含混不清的语词。定义用语力争简洁,不能过于铺陈。

以上四条规则是一个正确定义的必要条件,这些规则主要是从形式上保证定义的规范。

年鉴应该如何被定义?

用这些规则来分析上述各年鉴定义,对于我们避免犯各种各样的逻辑错误,概括出年鉴的正确定义无疑是有帮助的。在年鉴定义诸说中,存在下述几方面问题:

一是“定义过宽”,即定义项的外延大于被定义项的外延。

例如,说“年鉴是日常工作、学习、科学研究中经常使用的一种资料性工具书。”(《图书馆学刊》1984年第3期《年鉴初探》还有说“年鉴是传播知识、提供情报和资料的工具书”(“年鉴是知识的密集,信息的密集,时间的密集,人才的密集型的资料性工具书。”(《年鉴通讯》1985年第2期《年鉴定义浅析》)显然都扩大了年鉴的外延,因为百科全书、手册等其他类型工具书也具有上述作用和属性。如果将多种工具书共有的性质、作用作为年鉴定义的内容,没有把年鉴的本质属性揭示出来,没有把年鉴与其他工具书区别开来,这样的定义是不科学的。

二是“定义过窄”,即定义项的外延小于被定义项的外延。

例如:说“年鉴是百科性的工具书”,就排除了一大批专科年鉴;说“年鉴是反映某一领域,某一学科发展情况的工具书”,又不能包容综合性年鉴;说“年鉴是大型的资料性工具书”,又把中型和小型年鉴界定在外。以上定义的不足都缩小了年鉴的外延、概全率不够,只能是某一类年鉴的定义,不能覆盖所有的年鉴,犯了以偏概全的毛病,同样是不科学的。

三是定义含混不清。即定义项包含着意义不确定的概念或一些排比、比喻等修饰语词,达不到揭示概念内涵和明确定义的目的。

这里以《年鉴编纂百议》一书中回答“什么是年鉴”的条目为例:

“年鉴,就是一年一鉴,即逐年出版的,以记述某一专业或某一地区、某一领域一年内各项事业的新发展、新情况为主要内容的知识密集、信息密集、时间密集的资料性、便览性工具书,是高密度、大容量的知识、信息、文献、资料的结合体。它集百业为一册,缩一年为一瞬。它是史册,是昨天的记录,今天的镜子,明天的见证。记述的是一年内对社会发展有重大影响的事件、活动、成果和重要统计数字等新资料。它是按年逐年编写,记录时代进展的连续出版物,既为读者及时提供新资料,也为社会积累史料,对现实对历史都有文献价值。无论什么年鉴,都是反映年度全貌的‘百科全书”(参见《年鉴编纂百议》第8页)

大约用了270个字,还是没有回答清楚“什么是年鉴”。开头就犯了“定义过窄”的逻辑错误,把综合性年鉴排除在外。中间用了比喻和排比句式,对年鉴予以直观描述,然而没有揭示出内涵。最后又归到“百科全书”,不知是比喻,还是概念混淆。整个定义,文字也过长。

还有一个定义,倒是极短,只有六个字。“年鉴的定义应是:编年体工具书。”(《辞书研究》1986年第6期《谈谈年鉴的定义》)然而这里的“编年体”也属意义不清,不知是指年鉴封面标明出版年份,逐年出版,还是指年鉴内容按年、月、日时间顺序排列。这两点,在工具书中都不为年鉴所独有。类似前者的有中国科学院紫金山天文台逐年编辑的《天文年历》,法律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条约集》,世界知识出版社出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对外关系文件集》,《国际条约集》以及《全国总书目》、《中国国家书目》,不少报刊索引大都在封面标有年份、逐年出版。至于年表、大事记等类工具书内容按年、月、日时序排列,都是编年体工具书。反而在年鉴中,编年体的大事记并不占主要篇幅。就大多数年鉴而言,正文按分类排列,也有的如1989年改版后的《中国百科年鉴》正文按汉语拼音字母顺序排列。所以一般地说年鉴是编年体工具书是可以的,而把它作为定义是不确切的。三、年鉴定义的內溷

经过以上分析,综合中外学者的各种说法,我们可以这样来概括年鉴的定义:系统汇辑上一年度重要的文献信息,逐年編纂连续出版的资料性工具书。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