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www.hoyoh.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需求管理 > 财付通是什么(财付通和支付宝的区别有哪些)

财付通是什么(财付通和支付宝的区别有哪些)

支付宝、财付通首次被央行处罚?意味着啥?

【一条财经提要】

撰文:老谭

►去年7月25日,央行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第三方支付公司通联支付和银联商务存在严重违规现象,两者分别被罚款1110万元和2653.7万元,创下了当时罚款金额新纪录。

►5月10日,支付宝、财付通均被央行处罚3万元,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认为,警示意味大于实质动作!

支付宝、财付通首次被央行处罚?意味着啥?

【正文】

5月10日,央行开出两张3万元的行政处罚单,分别指向第三方支付行业两位巨头支付宝、财付通。

根据央行上海总部发布的央行上海分行第134期行政处罚信息显示,支付宝(中国)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被央行上海分行要求限期改正,处以罚款3万元,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4月21日。

根据央行深圳支行公布的对财付通的处罚信息显示,财付通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因未严格落实《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相关规定,被罚款3万元,作出上述行政处罚决定日期为5月3日。

据了解,此次是两家支付巨头第一次因违反监管规定被处罚。不过,从央行的处罚信息中我们并没有看到两家支付巨头被罚的具体原因,反倒从两家支付巨头的回应中隐隐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均提及用户实名制的问题。

支付宝回应称,“为贯彻落实《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支付宝在去年初就启动了相关的系统升级和改造工作,并通过各种方式让广大用户理解、认可账户实名制给大家带来的帮助和价值,完成相关的认证工作”。支付宝还表态,“目前,支付宝已按照要求完成相关落实工作,之后将更加严格执行规定要求”。

财付通回应道,“自《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发布后,财付通第一时间全面启动了落实支付账户实名制的相关工作。我们一直通过产品引导、用户教育等多种形式,争取妥善、到位地推进实名制的落地工作”。

据悉,2015年底,为规范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防范支付风险,中国人民银行发布2016年7月1日正式实施的《非银行支付机构网络支付业务管理办法》,该办法强调支付账户实名制度,并对个人支付账户进行了三类划分。

去年,北京某律师事务所律师曾两次向中国人民银行、中国支付结算协会举报微信支付涉嫌违规,举报内容和支付账户实名制有关。对此,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举报中心回复称,其举报属实,将对其给予3000元奖励。

罚款3万 警示意味大于实质动作

针对两大支付巨头被罚一事,业内人士表示,从处罚来看应该是一些小问题。“很可能是信息保护、客户数据信息使用这块的问题,因为它们旗下都有征信试点的机构,数据这方面的监管框架不是很清晰,而现在的监管框架下不是很严重。”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员董希淼表示,移动支付市场现在是“双寡头”垄断的格局,支付宝、财付通两家合计市场份额超过90%(达91.12%)。央行各对两家机构罚款3万元,警示的意味大于实质的动作。他认为,央行此次处罚传递的信号是,“支付机构的巨头,要带头落实好相关规定,为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做好表率。在加强金融监管、防范金融风险的大背景下,央行由此传递出进一步整顿和规范第三方支付市场的信心和决心。”

易观国际支付行业分析师王蓬博似乎更认同董希淼的观点。他认为,央行此举可能只是警示意义,没必要过度解读。他透露,“未来监管会不断趋严,现在正是在此前出台的监管细则落实的过程中。”

实际上,近年来央行出台了多个针对第三方支付的监管政策,包括虚拟账户分类管理、备付金监管等一系列监管细则,同时成立网联,解决网上支付跨行、跨机构的清算功能,对资金动向进行监管。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4年底至今,约有50家支付公司被央行处罚,央行累计开出罚单70次左右——从2016年开始,监管的处罚频率和力度明显加强,多家支付公司收到央行上千万元的巨额罚单,包括支付巨头“银联商务”(两次遭央行处罚)、通联支付:去年7月25日,央行官网发布公告,宣布第三方支付公司通联支付和银联商务存在严重违规现象,两者分别被罚款1110万元和2653.7万元,创下了当时罚款金额新纪录;仅从2017年初到现在,央行已经对超过10家支付机构开出罚单。

支付宝、财付通首次被央行处罚?意味着啥?

盘点今年遭央行处罚的支付公司

1、北京银通支付有限公司被罚6万

1月13日消息:新的一年,央行对于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处罚并未暂停。央行营管部在官网更新的处罚通知显示,1月6日,北京银通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客户备付金相关管理规定,被罚6万元。

这是央行网站上公开的2017年第一张罚单。 北京银通支付有限公司,原名“北京银通时代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 2012年6月27日获得央行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公司的产品名称为“世通卡”。

2、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被罚7万

2月6日消息,在央行杭州中心支行发布的处罚信息公示表上,总部在杭州的快捷通却赫然在列。因“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未按规定公开披露相关事项;违反业务管理规定、损害客户合法权益的行为”,快捷通被罚款7万元,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日期是1月13日。

这也是快捷通收到的首张罚单。据笔者了解,快捷通支付公司全称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2年7月11日,于2013年7月获得互联网支付牌照。2014年3月快捷通被浙江海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00%全资收购成为控股子公司,现隶属海尔集团。

3、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被罚25万 3名责任人被罚4万

2月13日消息,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因“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未按规定报送可疑身份交易报告”被中国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罚款25万元,3名相关责任人员被处以4万元罚款,人民银行大连市中心支行于1月18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

这是央行今年开出的第11张罚单,杉德支付也尚属首次被处罚。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杉德电商于2011年5月18日获中国人民银行首批颁发的《支付业务许可证》。去年8月在央行做出的首批续展决定中被杉德支付网络服务发展有限公司合并。

4、易宝支付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被罚20万

2月14日讯,易宝支付有限公司湖北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被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分行作出警告,并处罚款20万元的行政处罚决定。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日期是2月4日。

易宝支付有限公司于2003年7月2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唐彬,公司经营范围包括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货币汇兑、银行卡收单等。

5、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被罚6万

2月27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合肥中心支行2017年2月13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合肥分公司因“违反银行卡收单业务相关法律制度规定”,被处6万元罚款。

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原名深圳市中付电子支付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于2012年6月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全国范围的银行卡收单和互联网支付的《支付业务许可证》,根据2016年度中付支付关于风险事件信息披露的公告,中付支付去年涉及风险事件15起共13.65万元,赔付率100%。

6、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被罚533万

与中付支付科技有限公司同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广州分行于2017年2月15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易票联支付有限公司因“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规定、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规定”,被没收违法所得1779480.59元,并处违法所得2倍3558961.18元罚款,处罚合计人民币5338441.77元。

易票联支付成立于1999年,于2011年获得中国人民银行颁发的银行卡收单及互联网《支付业务许可证》,其中银行卡收单仅限广东省。

7、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被罚71万

3月23日消息,中国人民银行福州中心支行今年“3.15”当天分别对中汇支付、杉德支付两家支付机构开出罚单。

成立与2009年9月2日,简称为"中汇支付"的中汇电子支付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警告,没收违法所得15万元,处罚款56万元 ”。

8、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被罚59万

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简称杉德支付)福建分公司亦因“违反支付结算管理规定”,被处以“警告,没收违法所得4000元,处罚款59万元”。

此次系杉德支付年内第二次被人行处罚。(第一次被罚时间在1月18日,就是上述提及的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大连分公司。)

工商信息显示,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福建分公司成立于2014年6月3日,负责人为袁玫。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12月27日,法人代表为丁萍,法人股东为杉德巍康企业服务有限公司。值得留意的是,工商信息资料显示,杉德电子商务服务有限公司"营业执照信息"的登记状态为“注销”。

9、宁波银联商务有限公司被罚54万 责任人被罚4万

4月7日消息,因为违反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银行卡收单业务管理相关规定等原因,央行宁波市中心支行对宁波市银联商务公司处以罚款共计54万元,对相关责任人处以罚款共计4万元。

如今,支付宝、财付通也榜上有名了。

支付领域不可能没有风险?

根据央行处罚信息可以看出,央行处罚的原因多为出现违反反洗钱规定、违反银行卡收单规定以及违规使用客户备付金等。针对这些问题,央行其实又采取了一些措施:要求支付机构将客户备付金按照一定比例交存至指定机构专用存款账户,首次交存的平均比例为20%左右,最终将实现全部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此措施于4月17日起实行。

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薛洪言指出,经过连续几年的集中整治,一方面是严厉的市场处罚,另一方面则是从制度和机制方面正本清源,可以说,目前第三方支付领域风险高发的难题已经得到根本缓解。当然,在任何行业,风险都不可能被彻底根治,第三方支付行业也是如此。结合目前的行业现状来看,反洗钱、用户实名制认定、用户信息保护、数据使用等方面,都是潜在的风险高发区。

不过,随着多项政策的实行,包括上述提及的实施非银行支付机构分类监管制度、建立个人银行账户分类管理机制、确立客户备付金集中存管机制等;开展专项整治活动,打击支付市场违规乱象,笔者相信支付行业会朝着越来越健康的方向前行。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谢谢。